陵园文化
避讳、泰然和超脱
来源:http://www.ycjyg.net/ 作者:宜昌殡仪服务公司 发布时间:2018-04-09

  中国人原本是不避讳死亡的,人生四件大事“生老病死”,死即在其中。古代帝王登基之后,就大兴土木,修建陵墓。一面让人高呼万岁,一面为自己修墓,贵为天子,也不避讳死。就是一般百姓,面对死亡也处之泰然。七十年代初,我回老家看望年过80的祖母,每一次她都很有兴致的让我看两件事物:一是她的寿材,那是十几年前父亲为她买的,以后,有机会回乡,父亲就用大漆将寿材油一遍。寿材光鉴照人,祖母爱不释手,细心地抚摸着;二是她的寿衣,祖母小心地打开箱子取出来,慢慢地穿上,演示给我看。那是一套兰色的凤冠霞帔,冠上镶满了玻璃珠子,油灯下熠熠生辉,霞帔绣着牡丹和凤凰图纹,卡银边,走银线,有些像舞台上的戏装。祖母的神情怡然,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,反倒沉浸在陶醉与神往之中,是对归宿的神往。现代人,对死亡的恐惧感大的多了,可能是生活越来越好,活着的乐趣增加,赤橙黄绿青蓝紫,世上可留恋的东西多了的缘故吧。

  北方农村的习俗,凡村中死了人,乡邻们大都心怀崇敬,并不嫌弃,亡人生前人缘好的,前去帮忙的就多,反之,村民不去帮忙,反而沿街看热闹,指指点点,品头论足。那也仅是对死者的褒贬,非是对丧事本身的嫌弃。人们对死亡形式的好奇和探究,本质上反映了对生命意义和价值的关注,进而在关注中去获取对生者的启迪。广西柳州,棺材做的好,当地人制成工艺品的小棺材,作为礼品赠送,取其与“官”“财”谐音之故。报载,某单位曾在年终发奖品,得奖者每人一口棺材。没有人觉得丧气。

  不知何故,后来人对死亡和丧事变得不那么通达了,避之惟恐不及。一家医院太平间,为家属办事时,经常收到从周围楼上扔下的砖头瓦块、啤酒瓶子,工作人员只好把哀乐声音尽量压底,力劝家属节哀,少哭几声,以免祸从天降。电影“大腕”原来定名“大腕的葬礼”,因是春节档期的贺岁片,怕影响观众的情绪,改为“大腕”。

  人生终究要面对死亡这一生命终结的自然规律,死是人生不可回避的事,世上没有不死的人。每个人注定要经历亲人离去的痛苦,自己也将终离开人世,生命的终结不只是死亡,而是逝世是消失,是远去,是为了爱去和亲人相聚。谈丧色变,怕沾上霉气,实在是毫无必要,也毫无根据。我当年插队的村子,一位老人死了,村民送来了许多挽幛,其中一幅颇有意味,上书“劳动结束”。在他们看来,死只是一种生存状态的完结,好超脱!好豁达!我们是否也应把事情看得开一些,给亡人以尊重,给丧家以理解。实实在在的把握好自己生命中的每一天。


金银岗生态艺术陵园提供宜昌殡葬服务、殡仪用品、公墓、墓地等
金银岗生态艺术陵园 鄂ICP备18002573号-1 网站优化支持:宜昌SEO鑫灵锐 百度统计
友情链接: